鹤丸国永的小旭砸绝不认输

《对于选择自杀的探讨、及如何进行自杀干预》

布谷:

自杀,是个被人忌讳与诟病的话题。

这个词仿佛已经等同于生者的懦弱。谁只要一有自杀的念头,则被看作'没有勇气'的象征。可人或多或少在这个压力剧增、竞争激烈的时代都有遭受过难以让人忍受的挫折与困苦境地,那时,自杀的想法也一并而冒出来了。这本是个正常的现象,也是一种绝望的情绪表达,但因它触犯了人们心中的自尊心与对活着的理由的坚守(自杀仿佛就代表着活着不如死亡,这跟让认定对活着有意义有其价值的人群处于敌对状态),也触犯了人们'好为人师'的欲望(人本能会在比自己弱小的人面前通过教导满足自恋感),甚至还有部分宗教、哲学因素(人是否有权利放弃自己的生命?)于是便迫不及待的跟想自杀的人开导、抨击一番。【但正是这样无法跟对方共情的开导,反而会推进想自杀者感到不被理解的痛苦,甚至间接的让自杀者更快地选择自杀。】

很多人未曾有自杀念头的人,无法理解为什么有人想自杀。在我抑郁的很严重的那段时间,自杀于我而言的逻辑是这样的:
活着,因为某些特定的事件感到很痛苦——这种痛苦让人难以忍受——死去了便没有了这种痛苦——为了不遭受这种痛苦,宁愿放弃一些生活中的事物(价值、意义、亲人、朋友…)选择死亡。
所以一句很经典的劝导式的话语“既然死都不怕,还怕活着么?”,在大部分试图自杀的人的面前,这个逻辑是不成立的,对于消除自杀念头没有任何效果。
因为自杀的念头的启示,恰恰是来源于:
【活着比死亡更加痛苦/艰难/难以忍受】的感觉,所以他们并不害怕死亡,但是却抗拒活着。他们认为生是受苦,而死是解脱。

这是一个价值观之间的碰撞。有人觉得活着中体会到快乐感受可以使他选择活着并热爱生活,那么相反,有人照样也会在他的人生中体会到更多的痛苦感受,于是想放弃生命。【每一个人的人生都不一样,其价值也不该被衡量,每个人遭受到的痛苦也不一样,其轻重更不应该被衡量。】无法接受他人与自己、或与大多数人群并不相同的人,自然而然的会对有自杀想法的人产生不理解而导致攻击。他们不相信有哪种生活是可以致人于死地的,他们认为生活之要勇敢面对就不会有再多痛苦,逃避就是小人。很显然,他们未曾在人生中经历过这样的痛苦,将导致他人想自杀的原因归结为个人(懦弱、胆小)而不是客观原因。所以发表了这样的言论,这是他们的局限性。

【但人和人的客观人生、及人生体验的差距是十分大的,甚至这些体验也造就了这个人如何。】这个观点只需要多了解不同领域的各种各样的人,便可以轻易认同(然而许多人不愿接受新观点、或跳出自己的舒适圈)。有的人的客观人生、或主观感受就是会感到更加的痛苦、痛不欲生。在帮助想自杀者时,首先需要认清这个事实。认清了这个事实,才真正的可能去理解他、帮助他。【注意:客观人生与人生体验是不同的,请选择看个人的情况而不是用传统的价值观批判。譬如认为一个人贫穷就一定感到十分痛苦,一个人没有物质困扰就一定十分幸福。或者认为贫穷的痛苦一定比精神上的痛苦要更加强烈,而以此来否认他人痛苦的感觉。这对他人没有任何帮助,只将人推向深渊。】

【歌颂热爱生活与生命固然是好的,但同时社会也需要对那些感到生活不愉快的人表示完全的宽容与理解】,只看到生活的美却故意忽略排斥其中的复杂与黑暗,会让人产生十分分裂的状态,在自己心情不好的时候也不会加以安抚,反而还苛责自己、感到自卑,使痛苦悲伤的体验进一步的扩大,产生更多心理问题,而得不到及时的处理。甚至在许多时候,生命中的遗憾与不美满往往较多的情况,于是如何处理自己不愉快、如何跟他人共情的能力十分至关重要。

关于自杀干预:
【选择自杀,其实大多并非自己对死有多向往,而是对生的无奈,无奈到可以放弃生的一切体验。那些因产生自杀念头而求助的人,并不需要他人告诉他生的价值与意义,而是需要帮助他一起面临、减缓生带给他的痛苦。】在痛苦体验属于正常范围的生命中,我相信大多数人不会无缘无故选择死亡。作为朋友,家人,帮助身边想自杀的人,首先重视他的情况,一定不能当作耳边风,因为他一定在生活中碰见了十分重大的困难,越早关注到越好。(有许多人自杀后身边的人才感到他之前的异样,错过了提供帮助的时机)之后需要对他保持完全的共情,对他自杀的想法表示理解。【注:如果在生活中有人能够理解自己,反而能增大想自杀者对于生的希望。如果只有排斥和指责,那么他只能陷入对生活更深的绝望。】并了解他因何而感到痛苦,建议请求专业人士(如心理咨询师)给予正规的帮助,专业的帮助是无法替代的。但同时,自己也需要担任一个长时间可供倾诉、陪伴的重要角色,毕竟心理咨询师并不能时时刻刻都陪伴他,家人、朋友则可以经常陪伴。这可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这正是他人十分需要你的爱与善良的时机。

【反对对想自杀者进行道德、义务上的指责。它无效而且只会让情况变得更糟。】譬如:你想想你的父母、你的XX…这是说话的人不负责任的表现,只考虑到他人义务,而忽视了当事人的感受。或许当事人会因为这份指责的压力而暂时选择不自杀,但他会体会到更大的矛盾与痛苦(一边想自杀一边又不接纳自己有这样的念头),之后依旧会反反复复出现自杀的念头,这样的威胁与压力对他来说的效果会越来越小,直到某一天完全没有效果了。这没有解决根本的问题。需要做的是,我上文所说的情感陪伴、精神支持。如果有条件,可以尝试带他【体验】生命的美好与价值,注意是体验,而不是说教。譬如陪伴他做他想做的事情,了解世界的丰富多彩。这会让他再一次面临痛苦的时候,会依旧对生命中的美好有所眷念与希望,自杀的念头不会那么强烈。

关于自杀本身:
于我而言,自杀只要不牵扯进其他人,本身并非什么错事,没有对不起谁,更上升不到有什么罪。我认为自我的选择大过一切。生命不是由自己选择什么时候来的,大多数时候也不是自己选择怎么死的。对于有一些自己选择生命终结方式的人,又能苛责些什么呢?不过都是因每人的人生经历产生的不同结局罢了。但是我相信,许多想自杀者更需要的是不那么痛苦,是生命快乐的体验,是被人理解的滋味,而并非死亡。

我相信大多劝导想自杀者的人是出于好心,但很多时候这种好心只照顾到了自己的感受,而无法跳脱自身去理解他人,甚至是真正帮助他人。这导致许多言语只造成了更大的不被理解的感觉与痛苦,终而使想自杀者完全绝望,选择自杀。【言语的力量十分巨大,一句话能够杀死一个濒死的人,同样一句话也可以挽救一个人的生命】。每一次想自杀者向外界的求助(“我想自杀、怎么办?”)都是一次拯救他的机会,而不要把这个机会变成一个刀子。(“反正你也不敢自杀。”“有种现在就自杀啊。”)希望所有人都能得到他人真正意味上的关怀,也能够真正的帮助他人,人类社会需要更多的理解与温暖。

谢谢阅读。